渾渾噩噩的一天,天剛剛亮,便又下起了小雨。一個人輕靠在床椽上,看著桌上的時鐘,噠噠的走著,想起床走走,卻又哪也不想去,只願就這樣定定的躺著,享受這一份難得的安逸時光。

又是這樣一個早晨,望著窗外忙忙碌碌的人群,那些朝九晚五,甚至通宵達旦的人們。這是生活,還是生存。我本以為,生活,應該是豐富多彩,絢爛四溢。如此奔勞反復,那就只剩下生存了吧。我住在一個偏遠的小城裏,不懂得大城市的漂泊,可我同樣能感受到生活的艱辛與不易。看著窗外,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無奈脫毛 上唇

閑來隨手翻起桌上放著的唐詩選集,突然讀到了一首絕句,讓人只覺心裏一沉,一頓,一靜。

終日錯錯碎夢間,
  忽聞春盡強登山。
  因過竹院逢僧話,
  偷得浮生半日閑色弱測試

這是李涉的《題鶴林寺壁》,身在唐代的他,與我的生活較之,竟也有如此多的感同身受。曉談佛理,輕釋禪道的句子,讓人深深遂悟,我們來此世上,匆忙又短暫,卻還要為這些瑣事煩擾,窮其一生豈又怎值得呢。

“終日錯錯碎夢間”,我們不正是如此麼。每日都不知所謂的活著,在風中搖曳,在雨裏徘徊。也曾想過要逃離,逃離這一切本不該屬於我們這青蔥歲月中的壓抑。想一個人背上行囊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不去背負什麼,也不用擔當什麼,跟隨心情,去到那陌生的地方,釋放自己,抒懷自己。或者找個喧鬧的酒吧坐下,在那迷幻的絢爛中,在那酒精的麻痹裏,暫時的忘卻,忘卻那些讓我們紛擾的東西,忘卻那些令我們憂傷的事情。

人生何必如此之累,是這個世界讓我們背負的太多,還是我們自己庸人自擾之。那些金錢權利,生死別離都是生命裏的一段顛簸曲崎,又何必去多想,去為此煩心糖尿上眼治療

我們可以一個人靜靜的呆在家裏,聽著音樂,讓音符籠罩著身軀,輕輕撥動著心靈那錦瑟的琴弦,為人生彈奏一曲清幽的蛩鈴。或者坐著明亮的窗前,喝一杯咖啡,輕靠在搖椅上,捧書暢閱,讓濃郁的芳香和清雅的文字洗滌我們的身心,淨化那些被浮華污濁了的情性。又或者我們還可以騎一輛自行車,迎著清風,四周走走,去探索大自然的綺麗,看看不一樣的城市,不一樣的風情,不一樣的美麗。

“偷得浮生半日閑”,那是一種何等的心境。在這喧囂的城市裏,我們或許有著太多的無奈,有時候我們心裏會迸發出很多的想法來,想辭去工作,想追尋夢想,想分手自由自在的翱翔,想結婚過些安定的生活,想美美品嘗一頓絕味的佳餚,想沉沉一醉舒服的睡覺,想四處流浪看看外面的世界,想一個人定定的呆著靜靜的冥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重遇何年

wuya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