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雲悠悠,回憶點點。柔情寸寸,歲歲年年。曾經的人和事,怎麼這般難懂?是我輾轉了流年,還是流年將我顛覆。醉了容,倦了心,不堪回首。那片記憶,那片迷離,那片彷徨,我行走在一個錯落的軌道上,已迷失了方向。

歲月無聲,寒梅怒放。回眸處,天地間,一片妖嬈。是驚豔了歲月。還是染指了年華。翠樓閣,倚門窗。一縷清風,一絲魂。黯然間,冰封的記憶;消逝的歲月;遺失的時光。點滴處,蕩然無存。

回首往事一幕幕,傷心一重重。一闕詞,一紙鳶,一紅樓,一簾夢。勾起的鈣片 無限事,萬般情。更那堪冷落的紅塵。

長相憶,醉青絲。情深深,意切切。恩情難忘,柔情綿綿。二十幾年的情緣,奈何這般淺,淡了,散了,忘不掉的是那段記憶,那段恩情。杜鵑抽血,滿目淒涼。驀然回首,心在抽泣。我已遍體鱗傷,傷痕累累,如此已不堪重負。蒼茫間說出的話,猶如一把匕首刺進心尖,全身每一寸肌膚像是被血染紅了。連掙扎的力氣、勇氣也喪失了。像是被人推進了萬丈懸崖,屍骨無存。

此生只想躲在溫馨港灣裏繾綣度過餘生。奈何這般無情。平凡的小草也會有綠草如茵的一天,倘若你無處可去,無處可尋,天地間,總有一處角落將你輕輕擱淺。“姍姍雁字去又回,茶蘼花開無由醉,只是欠了誰,一滴朱砂淚。”很喜歡這句歌詞。喜歡一首詞或一句話,源於和自己心靈有了共鳴。平行的兩條線永遠不可能相交。這句話是真真正正懂了,不管你是身價過萬的名人與流離失所的流浪漢。還是富豪集聚區的官商與貧民工業園區的棄兒。這才是人類的本真、自然的習性。

母親常教導,“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當時的我就一點就邁不過去那個坎,轉不過那個彎。心裏想著已經一無所有,為何還要在傷口上撒那一點鹽,嫌不夠疼,不夠刺激麼。我不是君子,我只是平凡人,為何要容納?但現在似乎是懂了。

歲月沉積著憂傷,曾經的人,曾經的事,一切都將成為過往雲煙,過去的終將會過去,普希金也許說得對,而那過去了的將會成為親切地懷戀。釋懷了,將心情放逐自然,回歸自然。

逝去的流年,就讓他逝去!時間發生的種種已成回憶,空倚欄杆,誰的紅塵而過,為之奈何,歎了一曲離殤,演了半世的情緣。記憶深處,仍是人生最美的回憶,將會永遠珍藏!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重遇何年

wuya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