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份來的時候,是獲得的驚喜和意外的美好。感謝命運如此的博愛,在一個不經意的瞬間,給我留下了一份無比難忘的神奇,那一縷溫馨投射靈魂的深處,遇上你真是我的緣。

道路蜿蜒,我在你魔鬼般的聲音裏迷失了自己。天那,我不知道應該把這誕生於惆悵的雨巷的紫藤蘿一樣的愛情置放在何處。

夜幕從牆角爬出來了,太陽漸漸隱去,只留下微弱的光芒在做最後的掙扎。

月光下的我與影子相伴相望,看著夜空數著今晚天上的星星。看到西邊的那顆星,偶然想起那晚的約定,卻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們約定的內容?

光陰荏苒,歲月從指間悄然流逝,面對過往的青春,絢麗的夢在心中沉澱。七彩的故事劃過心田,留下最清晰的印記。

那些曾經的文字,曾經的表情,曾經留下的腳印……無不是我最珍貴的記憶,不想讓它們漂泊在外,所以將以往的路重新走過,將屬於我們的回憶輕輕拾起,放進槲寄生編織的花籃裏。

偶爾把那些支離破碎的東西拼湊起來,不經意間發現,那是一幅幅悲傷的圖畫,每次回憶雖然很疼,但是很幸福。

所以過往的故事不需要文字的記錄,它們如前世韶光,越久越清晰。

如今,我只能以孤獨為伴,寂寞為友,與他們互訴衷腸。

漸漸的,喜歡自己一個人,在午後的校園裏靜靜地走,不敢發出一絲聲響,害怕驚擾了這種寧靜,冒犯了這份安詳。有時候一個人安靜的看看書,順便描繪著那一幅幅場景;偶爾也發發呆,想一些無聊的問題,然後自言自語,露出傻傻的笑。

雨夜,奏出一曲一曲的鋼琴曲,那是有人撥動了雨絲做的琴弦。在這方土地,無可奈何的與你擦肩而過,這個世界依然會無所謂的花開花落,我也會依然沉默,無話可說。不是不想說,而是太久沒說,已經淡忘了說話的感覺。過後只好獨自流淚,流淚不是因為沉默,而是忍受不了那一份好似被全世界遺棄的孤獨。如此我們越來越遠,生活的交集也越來越小,但是不論我在哪里,我離你只有一個轉身的距離。

一轉身,一光年。

如此遠的距離,記憶越來越模糊,於是那些文字又出現在我的眼中,可是卻也漸漸變得模糊,但我不知道是眼睛模糊了,還是心模糊了。

這幾個月,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知道自己太情緒化,想得太多,總是太累,抬頭俯首,總覺得心力交瘁,徘徊在夢與醒之間,回首中,卻也終是在清雨晚亭中拼湊支離的碎片,在漫天飛絮裏挽留淡淡的落寞。

茶的清香氤氖著房間,浮蕩不歇。我對著螢幕遐想,屏住呼吸等你,等待你我故事的開始。留給我的依然是一串回憶的符。我嘗試著醉倒在有你的地方,聽你傾訴追夢的足跡。

月光下,借著醉意,寫下《秋冬》:

清風拂過寒江柳,冰珠懸於浮雲處。

落葉不知哪為家,零星飄散卻護花。

雁過無痕歸南國,玲瓏小巧回故里。

霜寒催得梅花綻,街頭卻無半人行。

這樣的夜晚靜的純粹,月光下的黑影發不出一絲聲響,聽著枝葉搖曳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uyayaya 的頭像
wuyayaya

重遇何年

wuya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