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的人是艱辛的有人說,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但我對死法情有獨鐘。

時過境遷,伴隨著歲月的流逝,年齡的增長,身體的衰老,和親人相繼的離去,漸漸的對於死亡的恐懼與日俱增,或許每個人都想活的更久點吧,但我們都知道,人終究有一死,生死各安天命,雖然選擇不了壽數,但可以修葺人生終結的墓碑詩琳

煙花易冷,人走茶涼是個不爭的事實,但我始終確信,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我願意用不知長短的餘生去撰寫自己的墓誌銘,當然,這和大家和多人想留好名聲殊途同歸,只是我更願意切切實實的去做。對於吃飯睡覺等問題,沒有哪個人能夠超然脫俗,我們始終是肉體凡胎,很多時候做不到人人頂禮膜拜,甚至做到人人不憎惡都很困難。沒有偉人的高大,沒有英雄的魄力,沒有儒者的風範,沒有哲理家通透明達,我寧願平平淡淡一日三餐的平凡生活在大千世界。

活著的人都是痛苦的,只有與世長辭的智者享受了無窮的樂趣,不管有多少錢財,生老病死是人力無法擰轉的定理,不管高官祿爵權勢顯赫,終究還是一剖黃土詩琳

活著的人太痛苦,飽受無窮欲望的折磨卻不知如何跳脫,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近乎迷惘,古人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明明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在臨終之時幡然悔悟,活著罪孽深重,害怕死神的懲罰,對死亡的恐懼來源於欲望的累計,活著是累的,是辛苦的,死亡是通往神聖的階梯,本該是快樂的,對死亡恐懼的人在世之時不免做了太多道德淪喪、良心泯滅之事,丟失享受快樂的權利,扼殺那生不帶來死不帶走的美好願望,生不帶來都知道,死不帶走卻讓大家很含糊,死了除了不帶走錢財之外,還不應帶走恐懼和憂傷,假若有人帶走,那便是選擇了一個不太幸福的死法詩琳

活著的人是艱辛的,只有選擇了正確的屬於自己的死法,活著才不會很累,人生才會有意義,我對死法的情有獨鐘莫過於高尚者的墓誌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uyayaya 的頭像
wuyayaya

重遇何年

wuya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