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骨的寒風告訴我,秋走了。

一個傷感與收穫並存的季節,如今卻因寒風的肆虐葉飛枝散……樹底飄落的殘紅,透漏出本屬於這個季節的一絲淒美,也許,是真的該走了,要不然,紅葉怎會凋零?枯草怎會覆寒霜?何處惹清愁?未有歸期,亦是離別,簫音聚離愁,琵琶弦幽怨,何日不傷秋?

清冷的日子裏,喜歡聽懷舊的曲子,借著咖啡的香氣,薩克斯曲子趁著夜色悄悄流進耳朵,縈繞在內心時,淡淡的憂傷彌漫在空氣中,心就慢慢飄遠了,思想就漸漸變得空寂,眼睛不自覺的霧氣升騰。

誰是誰的過客,誰又是誰的永遠,這時候,我們並沒有什麼人和事可以等了,最哀莫過於心死,只能是在靜待歲月改變自己。一切仿佛已然塵埃落定,默然,離去,再見,再也不見。任時光匆匆,心亦遠離紅塵,那麼,是否就能在心裏永遠塵封那些過往?

有人說,人從出生到離去,會遇到很多人,有些人,只是你過往的風景,有些人,卻永遠的留在了心裏。那些無法詮釋的感覺,或苦或甜,或悲或喜,緣深緣淺,早已註定。之後任你我如何努力,也無法抵過命中註定。

有人說,這一生,總有那麼一些人,彼此付出了真感情;卻難以在台灣集運到香港一起;只能相知相守。還有些人,愛的死去活來,卻勞燕分飛,終將成為過客,連同自己,沉淪苦海。那時候,孤影萍蹤,又將散落在哪里?

“我若離去,後會無期”。這句話,詮釋了人間的蒼涼與酸楚。每每想到這,不免感歎人的一生,要經歷太多的生離死別,那些突如其來的離別,往往將人心傷一地碎。人生何處不相逢,但有些轉身,真的就是一生,從此後會花生葉滅,葉生花滅,永不相見。

或許,我們都想永遠地忘記一些東西,比如傷痕;我們想永遠地忘記一些東西,比如過往的曾經。

有些事情是可以忘卻的,有些事情是只能收藏的,有些事情是可以付出的,有些事情卻一直無能為力。歲月催人老,時光能帶走的只是每個人的容顏,卻帶不走心中那份真摯的情感。即使你白髮蒼蒼,夕陽墜落之時,仍難以割捨,那是心中一份真摯的感情,是割捨不了的。沒有常常的相見,只有長長的思念。

或許,晚秋的淒美,不在於季節的更替,而是葉飛枝空的距離,卻不知不經意間已將兩季遠隔。或許,我們不曾相逢,因此,再見的時候,也只是一個人空間。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也不會有告別的這一天,然而,於我而言,更欣賞的是別後重聚的那份坦然和從容,離去,已遠隔天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uyayaya 的頭像
wuyayaya

重遇何年

wuya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